UUU小说网 > 韦德娱乐小说 > 萌妻驾到老婆有点野 > 章节目录 第2644章 临近年关

章节目录 第2644章 临近年关


    沈越川来到医院,看望了苏简安后,心事重重的把陆薄言叫了出来。

    陆薄言见他焦急的表情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高寒那边出事了。”

    闻言,陆薄言紧紧蹙起了眉头。

    最近不太平,白唐,苏简安,到高寒,现在出事的人是高寒的女友。

    “陈浩东那边已经按捺不住了,他现在疯狂的搞事情。”沈越川努力压抑着自己的火气。

    这个陈浩东太能搞人心态,临近年关,本来大家都欢欢喜喜的,他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搞事情。

    “薄言,目前我们太被动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我们,连他现在在哪儿都不清楚。”

    “越川,不要这么悲观。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不寻常。”

    “不寻常”

    “嗯。陈浩东现在的情况,比当初康瑞城的处境还要糟糕,他如果想要报复我们,何必闹这么大的动静”

    闻言,沈越川觉得陆薄言说的有道理。

    “那现在这些事情我去看了高寒,他的情况很不好。”

    “我晚上去找一下高寒,了解一下情况。现在的事情太复杂,我们也要认真起来。陈浩东的存在,是个威胁。”

    “嗯。”

    “我先回去了。”

    “好。”

    陆薄言回到病房内,苏简安还在睡觉。

    苏简安虽然醒过来了,但是后续的治疗很是关键。

    恢复治疗是一个长时间的问题,外面的事情,陆薄言不能坐以待毙。

    过了一会儿,苏亦承来了。

    苏亦承进来后,先看了看苏简安的情况,随后俩人坐在沙发上。

    “高寒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准备怎么做”苏亦承沉声问着陆薄言。

    “我晚上去找一趟高寒。”

    “对方很嚣张,明目张胆的弄出这么多事情来,他们是不是把我们当成摆设了”苏亦承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不悦。

    陆薄言冷哼一声,“自寻死路。”

    简安这个仇,陆薄言一定要让他们尝到代价。

    他会让伤害苏简安的人知道,有的人,做错事,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重新来过。

    因为苏简安的关系,苏亦承对这个事情也格外的关注。

    “简安这边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会找看护来。”

    陆薄言看向苏亦承,“简安会不习惯陌生人守在她身边。”

    “那你”

    “放心,我会把时间调整好的。”

    “这样吧,我和你轮流来看着简安,这样你出去做事情的时候,也会省心。”

    “好。”

    “高寒那边”

    “我会去找他,毕竟他也是因为我才惹上这群人的。”

    说到底,这群人的目标是陆薄言。

    苏亦承抬手拍了拍陆薄言的肩膀,“康瑞城都伏法了,更何况这些小喽罗。”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

    不管对方是什么妖魔鬼怪,反正惹到他陆薄言,他可以保证,让他们都体面的走。

    冯璐璐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除了那天的那个电话,高寒就直接失去了和冯璐璐的联系。

    陆薄言来到局里时,高寒的同事告诉他,高寒正在办公室内。

    陆薄言来到高寒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便闻到了浓浓的烟味儿。

    “高寒。”

    此时,高寒正伏在办公桌上看着资料,他身上披着一件大衣,左手手指着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闻声,他抬起头来。

    见到高寒,陆薄言不由得怔了一下,一星期未见,高寒像是变了一个人。

    两颊凹陷,青胡茬子长满了脸,他的眸中带着疲惫。

    “来了。”

    “嗯。”

    陆薄言走过来,坐在他面前。

    “高寒。”

    高寒将手中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

    他说道,“薄言,我等了她十五年,和她在一起五个月,我们约定好明年春天来了就结婚。”

    高寒靠在椅子上,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现在,我用尽了办法,也找不到她。我查看了她被带走的那一天有关道路的相关监控,审问了相关的人,一无所获。”

    他抬起双手用力搓了搓脸,脸上露出颓色。

    陆薄言从未见过这样的高寒。

    “高寒,这件事情因为我而起”

    高寒抬手制止了陆薄言,“抓捕犯罪分子,是我的职责所在。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你不用为此纠结。”

    高寒不怨任何人,他只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冯璐璐。

    冯璐璐孤身一人,又是一个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女人,他不知道她会遭遇到什么。

    一想到这些,高寒就难受的彻夜难眠。

    说完这些话,高寒又在烟盒里拿出一支烟。

    以前的高寒是不抽烟的,从冯璐璐出事之后,他就变得烟不离手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抽什么,也许这样能缓解他的焦虑。

    “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可以给你提供你需要的任何帮助。”

    高寒目光看着桌子上的资料,“我现在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线索,只能等着他们联系我。”

    陆薄言理解高寒此时的心情,对于这伙人,陆薄言是深恶痛绝。

    陆薄言和高寒聊了聊,因为没有线索,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了。

    陆薄言走后,高寒就离开了,他准备开车去白唐父母家。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年了,本来他和冯璐璐打算和白唐父母一起过节的。

    但是现在,可能实现不了了。

    车子开到半路,高寒又停下了。

    他在思索着,要如何跟笑笑解释。现在孩子还不知道冯璐璐发生的事情。

    他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儿,随后将车子调头。

    他没办法和孩子撒谎。

    高寒开车来到了冯璐璐租的房子内。

    一个星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一个星期内,这是高寒第一次回来,其他时间他都在局里度过的。

    一打开门,便闻到了一股子生味儿,是久不住人的生味儿。

    进了屋,换了鞋,高寒没有开灯,他静默的坐在沙发上。

    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冯璐璐的笑脸。

    高寒,我们明年春天会结婚吗

    高寒,我喜欢你。

    冯璐璐的声音犹如在耳边,那么真切。

    可是,现在

    高寒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的叹息中包含了太多的无奈。

    他身为警察,他可以帮助其他人,但是他却没有保护好冯璐璐。

    多么可笑

    康瑞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禽兽,他的手下陈浩东,和他的性格差不多。

    冯璐璐再次落到他们手中,她会是什么下场

    想到这里,高寒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他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子。

    高寒被焦躁与恐惧包围着,他双手抓着头发,嘴里发出愤怒的嘶吼。

    “冯璐”

    然而,任他再如何思念,再如何担心,他都没有任何冯璐璐的线索。

    他现在找冯璐璐,犹如大海里捞针。

    他在等,他在等那个专门劫杀富豪的杀手组织,他笃定这个组织的人,和陈浩东一定有关系。

    只要他们一出现,他就能顺藤摸瓜去找冯璐璐。

    可是现在

    高寒再次瘫坐在沙发上。

    等,无止境的等,令人绝望的等。

    苏简安的伤势随着精心的治疗,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今天就是小年了,唐玉兰带着两个小朋友和护工来到了医院。

    苏简安养病是个长期的问题,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她这伤势比伤筋动骨还要严重。

    这样长期瞒着小朋友也不是个事儿,所以陆薄言和苏简安商量过后,他们便告诉了实情。

    他们刚说的时候,两个小孩子一听妈妈受伤了,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等他们到医院看过苏简安后,苏简安和他们好好谈了谈,两个小朋友的情绪才算稳住了。

    “妈妈,妈妈”

    小朋友还没有进病房,她清脆的小奶声便先传了进来。

    一听到小相宜的声音,苏简安脸上浮起了止不住的笑意。

    陆薄言将床摇了起来,现在苏简安的胳膊和脖子都能动了,脖子只不过还没有那么灵活。

    小姑娘迈着小腿儿跑了进来。

    “妈妈”

    “宝贝,跑慢些。”

    小姑娘一下子来到了苏简安面前,“妈妈,你今天好一些了吗”

    苏简安摸了摸小姑娘肉肉的脸蛋儿,“好多了呢。”

    “嘻嘻~~”小姑娘用脸蛋儿蹭着苏简安的掌心,向她撒着娇。

    这时,西遇和奶奶唐玉兰也走了进来,小西遇手中还拎着一个饭盒。

    “妈妈。”

    “宝贝,重不重啊,要不要让爸爸帮你拎”

    小西遇摇了摇头,他小小年纪拎着个四层食盒似是有些重,但是小小的人儿绷着劲儿拎到了苏简安面前。

    “妈妈,吃饭。”

    “好。”苏简安看着这么懂事的儿子,心中不由得一暖。

    陆薄言接过小西遇手中的食盒,“西遇去前面,和妈妈拉拉手。”

    “嗯。”

    小西遇走了过来,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苏简安脸上的绷带。

    苏简安伸手摸了摸小西遇的头发。

    “妈妈,疼吗”

    “不疼了,今天医生伯伯刚给妈妈换了药,再过一个星期,这里就不用绑绷带了。”苏简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嗯嗯。”

    小人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握住了苏简安的手指,小人儿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

    苏简安抿唇笑了起来。

    陆薄言走过来,将两个宝贝一下子抱了起来。

    “你们吃饭了吗”

    “爸爸,我和哥哥吃了哦。奶奶给你们带来了包子,还有年糕。今天是小年儿,奶奶说要吃糖瓜粘。”

    小相宜认认真真的说着。

    因为早上奶奶和她说过,今天是小年儿,还有一周就要过年了,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妈妈的伤就好了。

    所以奶奶说的每句话,她都认认真真记的。

    “宝贝真棒。”陆薄言亲了亲女儿的脸颊。

    他一亲完,小姑娘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爸爸。”小西遇拉了拉陆薄言的衣服。

    “嗯”

    “我也要亲亲。”

    小男孩儿硬气的说道。

    闻言,陆薄言笑了起来,他在小西遇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小西遇有些害羞的笑了起来,虽然这么大了还要亲亲,会让他觉得有些害羞,但是被爸爸和妈妈亲亲,这种感觉太好啦~~

    https:991364883742.

    :。:作者的话: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推荐一款实用返利购物APP各手机应用商店搜索“实惠民”下载邀请码888

手机上http://www.ahhsyz.com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