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苏清欢陆弃 > 第1875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八十四)

第1875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八十四)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在拓跋贺若的描述中,拓跋贺奇为了掌控流云,为她量身定做了这一出的“美男计”。

    流云透过窗户看出去,外面长天高远,万里无云,明明是天气这么好的一天,她却觉得浑身发冷。

    她知道古云达是拓跋贺奇的人,但是她以为那是大哥对她的疼爱。

    是她太迟钝,毫不设防。

    现在回想起来,古云达对她的好,是有些越界了如果没有经历过燕川,她根本感受不出来。

    “人已经不在了,说那些,也死无对证。”流云冷冷地道,并不想让拓跋贺若看穿自己的动摇。

    古云达死于一场风寒,说起来也有些令人唏嘘。

    铁打般的高大汉子,没有熬过风寒。

    拓跋贺若似乎洞察到了她的想法,冷笑一声道:“军营中和走的最近的是三弟,他怎么能容忍大哥把手伸进来所以他剁了大哥的这只手。古云达,死于中毒,三弟派人所为。”

    流云心情复杂,面上却淡淡的:“如果二哥说得都是真的,我要谢谢三哥去。”

    “谢他听我说完再决定要不要谢他”拓跋贺兰眼中露出嘲讽之色,“的好三哥,担心大哥一计不成,计算算计的婚事,便要先下手为强,派人在酒中下、药,让人毁清白。结果却很可笑,酒被的丫鬟偷喝了,却没事。他的人摸到房间,被当成刺客宰了。”

    燕川的脸色黑沉地快要拧下水来。

    流云的三个废物哥哥,把所有的能耐都用来对付她了

    得流云者得天下,大概是他们的共识。

    幸亏他的黑胖有能力,运气也不赖,加上这三人狗咬狗,她才能侥幸活到现在。

    拓跋贺若走了,拓跋贺兰又来了,目的和前两人一样,抖出了许多两人要害流云的旧事。

    打发走他,流云自嘲地道:“燕川,说我蠢真没错,我岂止是蠢,我是蠢到无可救药”

    验证这些事情,她并没有用很长时间。

    从前她只不过不愿意把心机和手段用在自己人身上,但是作为拓跋部落手握实权的公主,流云查证起来旧事,易如反掌。

    很不幸,这三个人对于彼此罪名的指认,都是真的。

    “怎么处理他们三人”燕川按捺着性子道。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出去把这三个畜生宰了,最好把老拓跋也拎出来鞭尸。

    “我不参与,也不会处理他们。”流云道,“他们对不起我的那些事情,一笔勾销了。”

    燕川怒不可遏:“是观音菩萨吗那些罪行,怎么能一笔勾销”

    她能忍,他忍不了

    拓跋家的这些王八蛋,就应该五马分尸,凌迟处死。

    “恨他们太消耗我了,”流云缓缓地道,“既然说好了立新君,不干涉新君所有决定,那就交给他处理吧。”

    到时候就算新君判处拓跋三兄弟死刑,她也不会插手。

    “太便宜他们了”燕川咬牙切齿地道。

    流云却笑了,笑意苍凉,又带着庆幸:“我是想,我走过的每一步路,有顺利的,有不顺的,但是最终走向了,那所有的过去,我都感激。”

    “而且我是被他们养大的,当还了他们的恩情,从此一刀两断。”

    “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和好好过日子。”

    燕川狠狠捏捏她的脸,“傻子”

    他又何尝不庆幸,她那么勇敢,勇敢地找到自己。

    有了她最初的坚持,才有了两人现在的亲密无间。

    “燕川,我想把我娘也带走。”

    燕川一愣,随即很快就明白过来。

    如果流云的母亲地下有灵,是不想葬入魔鬼的坟墓边上的。

    她一定深恨这里,希望彻底和这里划清关系。

    “好。我让人我带去迁坟。”

    “好。”

    流云母亲的坟墓很偏,据说是暂时安置,等老拓跋死后再迁。

    时值深秋,草木衰败,流云和燕川站在低矮的坟头前,周围静谧一片,偶有鸟雀扑棱翅膀的声音响起。

    流云缓缓跪下,燕川撩袍挨着她,也跪下。

    “娘,我带着燕川来看您了。您看他是不是很俊俏”流云眼中有泪,脸上却有笑。

    燕川缄默。

    他感谢这个女人,忍辱含羞生下了流云,给了她自保的天生神力,在流云最初的生命中留下了善良和单纯,让她能没心没肺地长大,虽然憨傻,却不至于痛苦。

    “娘,我要带您离开这肮脏的地方。对不起让您等了这么久。”

    “我原本想带您去大蒙,但是后来我反悔了。您若地下有知,也不想离开故土吧。所以我让人给您找了一处峡谷,有山有水,冬无严寒,夏无酷暑”

    “娘,我过得很好。如果您记挂着我,那就放心地走吧,去投胎,要投胎到富贵人家,再也不要受到此生的磨难。”

    “娘”

    流云帮母亲迁完坟后病了一场,可是她依然支撑着病体扶持叔父的儿子上位,然后拖着未曾痊愈的身体,和燕川一起离开。

    拓跋部落,她一刻都不想多待。

    拓跋贺奇因为弑父被杀,拓跋贺若和拓跋贺兰被流放到千里之外的北方苦寒之地。

    但是这些,和流云都没有关系了。

    “喝口水”燕川看着流云干裂的嘴唇,把一杯蜜水送到她唇边。

    流云微微起身,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又躺回去,道:“我浑身的骨头都要被颠簸散架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出去骑马”

    “骑马就不用想了,到了中原都城或许吧。”燕川慢条斯理地道。

    他们现在要回去接燕念回大蒙,至于燕淙,就留在中原呆着吧。

    “我已经痊愈了”流云气得扁嘴。

    “别扁嘴。人家美人这般风情万种,么呵呵。”燕川毒舌地道。

    “昨晚谁说我最好看”流云冷哼一声。

    与其相信男人那张破嘴,不如相信白日见鬼。

    “在床上,永远都最好看。”燕川道,眼神邪魅地看着她,语气像拐骗孩童的拐子,“来,告诉我,现在想不想变好看”

    “滚”/推荐一本好看言情小说佰度搜索-富之不骄虐情

手机上http://www.ahhsyz.com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