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说网 > 韦德娱乐小说 > 孟拂苏承小说 > 150十校联考卷(一更)

150十校联考卷(一更)


    何曦元把纸盒子开封之后,引入眼帘的并不是管家所开玩笑的“粉娃娃”,里面还有一层防挤压层,厚厚的防挤压层包裹着。

    整个快递盒子没有多大,看到这防挤压层,何曦元就更好奇了。

    他拿着剪刀又把防挤压层剪掉。

    管家站在何曦元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何曦元的动作,终于露出了里面的黑盒子。

    这精品店的盒子是沈地去精品店买的,虽然他已经尽量买得不那么女生化了,但盒子上方还是有胶水沾着的蝴蝶结。

    他自己的盒子把蝴蝶结撕掉了,孟拂并没撕。

    何管家跟何曦元一眼看到的就是这骚粉色的蝴蝶结。

    黑色的盒子也不是很精致,因为胶水点多了,还能看到露出在蝴蝶结外已经凝固起来的透明胶水。

    搭配着带着灰尘的快递盒子,有种廉价的感觉。

    不过这两人倒没有露出嫌弃的神色。

    何管家不由笑了一下,何曦元以往收到的不是名家字画,就是古董或者兰花牡丹,什么时候收到过这种小女生化的包装:“少爷,快打开看看,可能是只画笔。”

    联想到何曦元的爱好,再看看这盒子的长度,何管家怀疑是画笔有理有据。

    何曦元掂了掂分量,颔首:“我正好,最近要换一只画笔。”

    两人都知道孟拂住在t城,这快递看起来应该也不是隐世家族,所以两人对她松的东西都停留在画笔这些东西上面。

    何曦元正说着,已经打开了黑色长礼盒的袋子。

    一打开就能看到里面的八根香。

    灰木色,大概三十厘米的长度,随意的被一根线绑在了一起。

    盒子没打开时闻不到,这一打开,淡淡的清香就随着盒子慢慢散出来。

    何管家本来正笑着,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再闻到淡淡的香味,他偏头,看向何曦元,诧异:“少爷,这香”

    特殊香料对于古武世家内气不稳定的人有特殊作用,何家自然也是,只是整个京城的调香师都不多,香协每年能拿出来品质好的东西更是限量。

    能拿到这种香料只有几个途径,天网交易,拍卖场,调香师协会,除却这些,其他人想要品质好的香料,很难。

    这些玩香的人,从小对香料耳濡目染,自然知道品质好的香料是什么样的。

    何曦元小师妹寄过来香料外表质地均匀,闻到的气味都能让人思路清,虽然还没点上,何管家觉得这不是普通的劣质香。

    最少是市面上极其难得的上乘香料。

    何管家又顿了一下,想起了一个可能,“这么好的香不会是特殊香料吧”

    何曦元十分喜欢这香的问道,听到管家这句话,他不由失笑,“这怎么会,香协记录的香料都被京城这几大势力分走的,其他地网跟拍卖场的,也是被势力雄厚的人买走。”

    何管家虽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还忍不住猜想,主要是孟拂这寄过来的香料质地跟气味十分上乘,也跟着何家见识过不少香料。

    香协有过记录的香料他都见过。

    但没有一个跟眼前的香料能对的上。

    他想着,便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图,发了出去,“少爷,我发给香协的人看看,不知道这是什么香。”

    何曦元站在一边,没阻止何管家,他看到了放在下面垫着的纸,小心的抽出来,上面用黑笔写着几行字

    一星期一根

    入睡前点

    孟

    字迹铁画银钩,龙飞凤舞。

    孟

    何曦元想起来小师妹昨天晚上跟他自我介绍时说了自己叫“孟拂”。

    这是小师妹的字

    何曦元大感意外,昨天晚上小师妹给自己发的表情包很萌,完全没想到她的字竟然练得这么好看。

    他正看着,身边,管家也收到了香协的回复。

    看完回复,何管家转向何曦元,有些遗憾:“香协的人说没有见过这种香。”

    香协的记录香料,都有明确统一的规定。

    哪种香什么颜色,粗细都有记录。

    何管家发过去的香料经过鉴定,跟香协有记录的香对不上号。

    那应该就不是特殊香料了。

    “这香的质地很好,即便不是特殊香料也是极其难得,”何管家想想何曦元的话,也觉得刚刚自己想多了,种特殊香料又不是大白菜,哪儿都能看到,尤其是何曦元的师妹并不是京城人,想到这里,何管家又转向何曦元,询问:“你收了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要想想回什么礼。”

    这香就算不是特殊香料,也极其珍贵。

    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

    一看这小师妹就用了心思。

    何曦元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收好,准备今晚点上一根,听到何管家的话,他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回头,默默看向何管家,迟疑了会儿,才道:“管家,昨晚我给她转了一笔见面红包。”

    何管家:“”

    他沉默了几秒钟,他开口,“你竟然用如此世俗之物送给严老师的关门弟子亏你小师妹不计前嫌,还给你送了如此上好的香料”

    能送如此香料的人,哪里像是会缺钱的,尤其还是学画的,骨子里一股傲气,管家看着何曦元,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只能用点心,最近留心一下拍卖场的好东西。

    这边,孟拂还在谍影剧组,正在拍她这次行程的最后一场戏。

    这场戏是孟拂暗地里帮秦昊暗杀了一个敌军,并发现她父亲的死是父亲亲自设计的局,因为她父亲就是隐姓埋名的艺名特务,写信向她舅舅说这件事。

    这场戏对演员的台词要求很高,秦昊下午找孟拂对了好几次戏份。

    “准备好了吗”高导那边让人处理了宅子里的道路,就拿着喇叭催秦昊跟孟拂这几人。

    孟拂起身,朝高导这边走,抬了抬手,示意自己准备好了,身边一个化妆师跟着她补妆。

    秦昊也放下了台本。

    这两人去台上的时候,秦昊的助理也在旁边围观。

    这两天,因为秦为了进度,老找孟拂对戏的关系,他跟赵繁一来二去的也熟了。

    他也知道秦昊跟孟拂这场戏的内容,见大宅里只有孟拂秦昊还有四个群演,不由诧异,“等会儿不是有孟拂写字的近景吗怎么没看到手替”

    谍影里的燕离是书香门第,作者强调了好几次,燕离跟她父亲是怎么弃笔从戎的。

    所以有好几幕写到燕离近景的字,非常好看。

    燕离小时候跟着她父亲学了一手毛笔字。

    秦昊第一次来拍开机戏的时候,助理还跟着他听到高导找手替的那一幕,今天倒是奇怪,他没有看到手替。

    “她不用手替。”赵繁就回了一句。

    “不用手替”助理心里疑惑,但孟拂跟秦昊已经开拍了,他就看着现场。

    孟拂暗地里跟着秦昊,从二楼跳下来,杀了一个敌军之后,就回到了秦昊的办公室,借着他桌子上的毛笔,写了一封简短的信,把信放到信封里,往门外走,让人寄出去。

    正好与进来的秦昊撞上。

    这是一个一镜到底的长镜头,两人在这事前对过好几次台词,秦昊也为了不拖后腿,自己又琢磨了好几遍,所以这个长镜头两人都发挥的很好,孟拂跟秦昊都入戏了。

    一遍过。

    “卡”高导说了声卡,然后满意的看着视频画面,点了下头,“今天可以收机了。”

    孟拂脱了特务外面黑色的长大衣,“高导,那我先回去了,下个星期见。”

    “行,你回去吧。”高导朝她摆了摆手。

    孟拂又跟秦昊等人告别,才回到化妆室卸妆换衣服。

    秦昊还有戏份要跟组,今天不走,所以也不急,他慢悠悠的准备回化妆室,却发现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撤道具了。

    拍戏的都知道,导演会尽量把同一个地方痛一个场景的戏放到一起来拍,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避免第二次搭景,这样更不容易穿帮。

    看到人就这么撤道具了,秦昊不由看向高导:“高导,手替,还有燕离信的内容没拍吧,现在就撤道具了”

    “这些刚刚孟拂写的时候,全都拍完了,”高导让人收拾东西,闻言,看了秦昊一眼,同他解释:“孟拂书法很好,她所有写信写大字的镜头,都用她自己的,不需要用手替。”

    看到秦昊拍完,拿着一瓶水跟毛巾跟过来的秦昊助理就听到了这一句:“”

    秦昊也惊讶,不用手替

    他下意识的拿起刚刚孟拂拍完就放到一边的道具信件,抽出里面孟拂刚刚写的信。

    助理也凑过头来看孟拂写的信,惊了一下:“这是她刚刚写的”

    秦昊点头,“嗯。”

    他刚刚在现场,自然知道,孟拂开始写的时候,这纸上是空白的。

    “没想到孟拂写字这么好看,昊哥,你看这些字,还是繁体的呢,难怪她不要手替”

    拍完了在剧组的最后一场戏,已经是十点多了。

    孟拂换完衣服就出了门。

    外面,沈地已经开车在等着了,他今天开着的是保姆车,车空隙很大。

    沈承在后座,看她过来了,就从里面拉开了车门。

    他靠着椅背,白色的衬衫绣着玄云,眼睑垂下,声音平铺直叙:“这么急着回去”

    十点多,已经没有飞到t城的飞机,只能开车回去。

    孟拂这三天一直赶进度,没怎么休息。

    开到t城要三个多小时,两点才能到家。

    “对啊,都这么晚了,你确定不住这边,明天坐飞机回去”副驾驶坐上,赵繁看向后视镜,一遍系安全带,听到沈承的话,她也问了一句。

    孟拂要提前拍完她不意外,但她没想到孟拂这么急着赶回去。

    今天是星期四,明天是星期五,还没到明星的一天录制时间,完全有时间在这里休息一晚,再回去。

    这几天的行程都是赵繁安排的,她自然知道明天孟拂没有行程。

    她这么赶,赵繁是有些意外。

    孟拂靠在后座上,打开手机看微信,微信上,许导、何曦元跟唐泽都发了消息过来。

    许导:什么时候带你那个黎老师来试戏。

    等这一期的综艺拍完,就去见您。

    唐泽:这是什么

    药,等你瓶子里的药喝完,就吃他,能治你的嗓子。

    何曦元:小师妹,你送的香料我已经收到了,我很喜欢,给你的见面礼还要等几天。

    谢谢师兄,不用啦开心

    她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着消息,一边道:“明天有事。”

    明天能有什么事

    赵繁回忆了下她定的行程,明天很空。

    她扭头看了下沈承,发现沈承若有所思的样子,她就没再问什么了。

    回到孟拂的小区里,已经两点一十了,孟拂跟他们几人挥了下手,就上楼了。

    翌日,一早。

    赵繁这几人都有孟拂这里的钥匙,她来的时候,发先沈地跟沈承都在。

    赵繁有些诧异,她来看孟拂,就是怕孟拂是不是一晚上又没睡,今天又没事,她就跟老妈子一样操心。

    沈地在她能理解,但她没想到沈承也在这儿。

    赵繁正想着,孟拂就从外面进来了,她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晨跑,这件事几乎没断过。

    她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一眼就看到大厅里的人。

    沈承没站在冰箱边,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似乎在跟人聊天,一抬头,就看到穿着运动服跑完回来的孟拂。

    他顿了下,伸手指了指她的房间,声音温凉:“洗个澡出来吃饭。”

    “哦,”孟拂拿颈子上的毛巾,“马上。”

    她去房间洗了澡,换了件休闲装出来。

    沈地的早餐已经做好了,赵繁也没吃,她跟着一行人坐下,抬头询问沈承:“承哥,今天是有什么安排吗”

    沈承拿着茶杯,指骨分明,低头喝了一口,闻言,淡淡“嗯”了一声。

    一如既往的,让人难以接近。

    赵繁低头看了看手机,已经七点了。

    等他们吃完饭准备出发时,七点半。

    沈地迅速的洗碗碗,沈承拿了个车钥匙,在门口等孟拂,孟拂拿了两支笔,放进外套的兜里,正把耳朵上挂着的黑色口罩拉上:“来了。”

    赵繁就跟着他们,不知道他们神神秘秘的要干嘛。

    车子缓缓开出了小区,然后朝左边转。

    熟悉的道路,赵繁坐在副驾驶,她想起来了,看向孟拂:“这是去一中你今天空出一天,是要去上课吗”

    这一个月太忙了,孟拂也从来没有去过学校,赵繁差点儿忘了,孟拂已经是一中的学生。

    这个时间断去上课,赵繁有些不理解。

    就这么上一天课

    貌似也没用吧

    车子这次没有停到门外,门卫看到车牌号之后,就放行了,一路开到了行政大楼。

    今天星期五,学校路上的学生不少。

    孟拂他们下车的时候,路过的人都不由看了孟拂这边一眼。

    孟拂就把帽子扣在了头上,减少了看他们的目光。

    行政楼,古校长的办公室。

    周瑾刚好进来,见办公室没人,老神在在的:“孟拂还没来”

    古校长颔首。

    周瑾笑,“这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有可能是知道了我们卷子的难度”

    正说着,门被敲响了,他停了话,诧异的看向门口,来的人果然是沈承一行人。

    周瑾挑眉,他拿起古校长桌子上摆着的准考证号,“你还真的来了,正好,我带你去考场,考场老师可能不认识你。”

    他跟孟拂打过赌,孟拂这次考试成绩被末位淘汰了,就要老老实实的来上课。

    一中这次联合试卷的难度出奇。

    孟拂数学强,但考试考的是综合。

    还是十大名校的联考卷。

    想到这里,周瑾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蔼,把准考证递给孟拂,“走吧。”

    &。手机版:.作者的话: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推荐一款实用返利购物APP各手机应用商店搜